• 首页
  • 组织结构
  • 工作动态
  • 政策文件
  • 调查研究
  • 活动阵地
  • 金秋风采
  • 知识百科
    • 金秋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宝应县老干局>> 金秋风采
     
    陈鼎洪:百岁抗战老人,传奇一生,干净一生
    发布时间:2017-3-30 信息来源:宝应县委老干部局
     

    / 陈永霞    王红霞

    我们这一代人几乎是看战争片长大的,对电影中的红军战士、地下党等革命者,充满了敬仰,也幻想过自己要是生在那个年代,肯定会去扛枪打鬼子。但世界越来越和平,人民生活安定,战争已远离了我们。让我深感万幸的是见到了打过鬼子的抗战老兵,一位百岁老人陈鼎洪。

    陈鼎洪是上世纪农历1918212日出生,1945年参加革命,历任村长、乡长、乡指导员、食品站站长、食品公司复兴圩农场厂长。复兴圩农场后被省公安厅劳改局兼并为省直属复兴圩劳改农场,陈鼎洪任副业队队长。197110月下放回原籍曹甸,1973年被安排在多管局河西种猪场工作至离休。

    老人的履历看上去似乎很简单,但他的经历一点儿都不简单。陈老的老闺女陈梅兰女士就是在听父亲的离奇惊险故事中长大的,父亲还和幼时的她讲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忍字头上一把刀”等道理。

    陈梅兰前年照顾他时,父亲头脑还算清楚,夜里三点多睡不着起来,又和老姑娘唠嗑,讲起到上海拉黄包车的事。

    那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长征的主力部队一撤走,地方的革命者力单遭围捕,为保全以后再次战斗的实力,把枪藏起,人员分散隐蔽。他逃到上海做起了拉车的活,因为拉车接触到的人多,还能及时听到有关消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得到梅兰芳先生的青睐,做了一段时间梅先生的专职车夫,梅先生阅历无数,看人眼光自然不俗,他从一众车夫当中一眼就看出他的与众不同,绝非一般鲁莽的苦力之辈,除了没看出他是共产党员。

    陈鼎洪十几岁上过私塾,年轻时英俊清秀,素来爱干净,哪怕是因为训练需趴在土坡上或是做农活,完事后,他都要掸去身上的泥土。

    陈女士说她父亲穿衣服格正呢!他67岁的时候,衣服还都是量身定做的,有回穿上新做的,家人说这衣服后背有点点不服贴,他立马脱下,再也不穿。

    陈女士说他父亲他枪法极准,没得吃的时候,晚上出去打雀子,就简单的猎枪,一打一个准,她忙的拾都拾不过来。他是在农场发奋刻苦练的枪法。他的侦查功夫也是长期在与敌人的周旋斗争中获得的,在农场有犯人越狱,好多人出去都没有抓回头,往往他一出马,便将犯人逮回。他先是把犯人的经历看个仔细,判断出其可能要去的方向,再乔装打扮一番,戴顶草帽,装成擦皮鞋的或是弄个炸米在路边,一蹲点就是几天。

    陈鼎洪16岁在乡里任指导员做地方工作,带乡民打游击、抗战。陈毅到曹甸打敌人时,他当时负责后勤供给。大部队没有来之前,他经常面临随时被抓捕的危险。陈梅兰的大哥最记得那个时候,家里整天都在担惊受怕,因为不光是父亲,就连家里人也有随时掉脑袋的可能。有次伪军又来村里扫荡,挨家挨户地搜共党分子,母亲一口咬定说不知道他在哪里,一直没有联系。其实他父亲那天刚回,体谅母亲辛苦立即到地里干活。突然听到村里响起枪声,他机警地放下农具转身就走,都没来得及告诉家人去向,后来敌人又盘问了村里人,地毯式的搜索都无果,以为听到的情报有误,放下狠话悻悻的离开。

    陈鼎洪在农场工作时,经常和犯人谈心,力所能及偷偷帮助他们家里。很多人私下都信他感激他,他也因此化解了一场正在酝酿中的暴乱。某个晚上有个多次受过他恩惠的人悄悄告诉他一句:晚上千万不要出去。但他要开会不可能不出去,他隐隐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就耐心的做那名犯人的思想工作,知晓了暴乱的苗头,他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劝犯人说出他知道的所有情况,争取戴罪立功,并赶紧把情况汇报了组织。

    那个战争年代以及恐慌时代早已过去,下放后又恢复工作的陈鼎洪服从组织分配到偏远的河西种猪场工作直至退休。

    陈鼎洪没有住院之前,医保卡里的钱一分不用,他宁可全退还给国家,也不准子女拿他卡用,他说那是国家的钱,你们没有权利动用。

    老人退休后几年,80岁的老伴也走了,子女实在不放心,也看不下去他一人住在乡下简陋似要倒塌的两间小房子里,在广州的老大回来为住房找过县里有关部门。

    后来还是老大自己掏钱在宝应买了两间带小院的平房 。老人坚决不允许子女去找政府提任何要求。他不允许一辈子的清名被破坏。现在几个子女轮流照顾老人,他们从来不假手于人,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比如今年是老大家,他们夫妻就从广州回宝应,专门服侍老父亲。

    老人自己从来不给组织添任何麻烦,也希望子女都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做一般的工薪阶层,他常说做工人有什么不好!在他认为,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你们能享受这样和平的日子就行了。

    老人对不珍惜现在安稳生活的人非常痛心。有一次报纸看得好好的,突然冒出一句:这些人太不像话了!老闺女在边上听到不易动怒的父亲大发肝火,忙看个究竟,原来报纸上登的是省里的某个贪官。老人想起自己当年做乡长时,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也没有动私心往家里拿一粒米。他义愤填膺地说:就是饿死了也不能拿,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

    前两年子女们带他到南京检查,医生说这位老人家身体机能很好,不出意外能活到一百二十岁呢!

    我和陈女士去看他,本来他是可以站起来自己走到院子里的,但老姑娘来了,非得拽住老姑娘衣服,让搀到院子里,扶着坐在平时外出方便的轮椅上晒太阳。他特喜欢吃甜食,尽管牙掉光了。老闺女来了就盯着她包看,不主动拿出来就要自己翻。里面有给他闻闻的香烟、他爱吃的棒棒糖、海苔米棒、水果糖块等零食。他的饮食习惯和一般注重长寿的老人不太一样啊!更让人意外的是他就喜吃别人忌讳的老肥肉 ,一天三顿都想吃,但家人控制在中晚两顿。

    现在老人内心安宁无欲无求,只喜欢依恋在最熟悉的亲人身边尽享天伦。

    即使老人的思维仿佛已经沉睡,但他一辈子的整洁还是习惯性的存在,因为我看他吃米棒,衣服上都垫两张纸巾,有落下的碎屑,都要用纸巾拂去。

    今年老人百岁寿诞,大年初三县民政部门特地去看望,老人家的儿女子孙都从各地赶回团聚贺寿,老大的孩子还将老人的军功章带走收藏,他们要收藏的不仅是一枚勋章,还收藏了陈家诸多的优良传统。

     陈鼎洪的子女是没能从父亲手里继承到任何物质财产,但是他们有着别人无法做到以及拥有的:无比踏实淡定的内心、甘愿安守平凡的生活、高于一般人的思想境界,那是任何物质都替代不了的。而陈鼎洪的思想、行为也更值得生活在现代的我们所有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现已是77岁的长子陈长春说:我父亲工作数年如一日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他老人家这种共产党员大公无私的美德,值得我们子女后辈永远继承发扬。他没有给我们子女任何物质财富,没有用任何特权为我们谋工作,但我们不怪他,父亲遗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子子孙孙都享用不尽。

     
    32102302000112
    Copyright © 2010 宝应县委老干部局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14-88222340 (办公室) 88222340(传真)
    联系地址:宝应XXXX号 邮政编码:225800